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Retourner sur la première page du blog

絕對稱得上是生活裏最清逸靈動的詞彙

Le 6 juillet 2018, 09:06 dans Humeurs 0

人生漫漫路,像是一條況味兒深邃的長河。飛逝的光陰,簇擁著打著赤腳的我,慢慢地趟著生活。縱使有山水相隔,有風雨吹落,但對生活用情至深的我,偏愛於草色煙光的青枝上,翩飛如蝶的枯葉間,逐字逐句地將悠悠歲月裏遇見的美好,細細品味深深雕琢。

紅塵阡陌,帶有況味的詞藻若是堆砌起來,如山似海。可歲月與美好,絕對稱得上是生活裏最清逸靈動的詞彙。世間一切唯美風物,時光自會竭盡所能地演繹其大度以及快意的慷慨成全。一切已知往昔,都像是一場場命定的不期而遇。而一切未來的歲月,均是生活賦予你施展想象的留白。

雖然迢迢歲月,一如指間滑落的細沙,轉瞬漏下。但一卷書,一枝花,一片葉,一朵雲,一溪月,一天星,處處攜裹著生活的美好,在如水的光陰裏,層層湧動著溫暖的信念向我深情微笑。它們好似鑲嵌在人生路上的鑽石,時刻綻露著璀璨的光芒。照亮我薄弱的思想,化解我一時的迷惘。

當清風攜手流雲,如魚得水般地輕舞於浩渺的天屏。我坐在季節的光鮮處,念著林清玄的句子:“心美一切皆美,情深萬象皆深”。指尖有意無意地拈著心中所系,打開那本屬於歲月的相冊。翻看著或黑白、或彩色已經泛黃的影像,記憶不由分說,開始喚醒沉睡心底的美好歲月。

緘默了無數個四季輪回的畫冊,幀幀於眼簾處凝聚。我一張花海裏生動的笑靨,你一個嗔笑搞怪的狡黠表情;我一襲白裙落座小亭的纖影,你一身淡青佇立翠樹蔥蘢的林中;我一張手持書本似欲穿透夕陽的側影,你一面桀驁不馴的酷酷神情……

彼時一顰一笑,盡顯流年裏活色生香的春花秋月。此時的一磋一歎,又像是撣去了歲月浮塵,展露記憶珍藏的、值得用一生回味的美好時刻。

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

Le 22 juin 2018, 04:51 dans Humeurs 0

習慣了一個人在靜夜裏品讀愛的味道。星光,月白,清風,是我最好的夥伴,伴我獨坐西窗。

習慣了在這樣的良辰美景撥動心底最美最純的那根弦,如美妙的音律翩翩而至。而此時的我,就像這高掛的月兒,皎潔而嫵媚;又如那漫天的星光閃閃發亮;亦如那纏綿的風悠悠脈脈。伴著星月交合的月光,泛起絲絲懷戀,汩汩朝夕猶如一根牽動的弦,扯動著我那根敏感的神經,纏綿在心裏的那根浪漫與思念,令人欲罷不能,想著心事想著天涯咫尺的你,任思緒在記憶裏倘徉......

習慣了在無人的夜裏,靜聽你的心聲,撲捉你的足跡,傾聽你的脈搏。也許,在這寂靜的深夜裏,同樣用文字細數著我對你的思念,所有的刻骨無需表白,所有的銘心也無需言語,只因我的心事已盈握一份美麗繞指成柔,訴說著無盡的愛戀與歡顏。此時,只想著譜一曲心與心的對望,靈魂與靈魂的交合,讓所有的牽念與紅豆都化為美麗雕刻成永恒,芬芳無限!

翻開昨天的記憶,我依然清晰的看見你在最初的相識的起點對我微笑,我喜歡看你那美麗的笑臉,仿佛春天裏的陽光給我充實的溫暖。愛你如一股甘泉,不斷的流進我那幹凅的心田。愛你是一種享受,甜甜的,如同含在嘴裏的一塊巧克力,讓人回味無窮。

“生死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一種古老而堅定的承諾,是浪漫而美麗的傳說。執手千山萬水驟然縮短,執手恩怨情仇悠然消散,執手淚眼不忍相看,執手相思,相思難眠。執手之時,冷暖兩心知;執手之時,悲喜兩望。無奈的是分手時的淒絕和無奈。

如果可以,我願牽著你的手,一同走出喧囂,在時光深處,品味幸福,品味人生,我的人生路上因為有你,再也不會覺得孤單和寂寞,生命裏因為有了你的存在,而變得豐盈美麗;如果可以,我願牽你的手,漫步海灘,沐浴陽光,看日出日落,看潮漲潮落,看排浪生聲聲,看海天一色,感受海的靜謐與溫情,感受海的博大與洶湧,心,在此時,與海同藍,情,在此時,與天同寬;如果可以,我願與你背靠背坐在地毯上,聽聽音樂,聊聊願望,你希望我越來越溫柔,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如果可以,我願牽著你的手,無論是在風雨飄搖的黃昏,還是風和日麗的清晨,我都願意和你定格成一道永恒。

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時間表

Le 13 juin 2018, 05:57 dans Humeurs 0

幾度分離,不解憂人情。依然要走,這是上帝的安排,讓我們都可以好好的冷靜下,我們都還有時間。也許我因該學會動心不動情。認真就真的輸了嗎?至少現在對我。是的,是這樣的,我輸的好徹底,連最後的一點尊嚴都沒有了。文科男就是這么的杯具。悲劇到了沒有一個茶幾可以承載他。

要開始改變, 不是說世界上還是好人多嗎?呵呵,已經學會了如何去面對孤獨。學會了如何在一個地方跌倒了爬起來的人還是怕面前的喜馬拉雅山的巍峨嗎?不會了啊。是的呢。說話都帶上了這種口音。潛移默化的湖南化了。骨子裏的驕傲開始被打磨。直到開始做一個八面琳瓏的人。

是真的嗎?我快要回去了呢,離開時到現在都已經過了這么久,沒有什么可以帶回去的,難道用錢買來的才會讓人有回憶嗎?那樣的話把全世界買給你夠不夠呢?這樣做的是不是還不夠好,難道還想要銀河系?我不是凹凸曼,給不了那么多。我是沒有那么大的本事帶回去一個湖南妹子給你檢閱。

開始沒有勇氣了呢。回去要怎樣呢。 家裏人都在計算著回家的小時數,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時間表。你還好嗎?

你是我留念裏歎不完的離騷,是我記憶裏彩霞裏的那一抹深紅。

Voir la su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