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了一個人在靜夜裏品讀愛的味道。星光,月白,清風,是我最好的夥伴,伴我獨坐西窗。

習慣了在這樣的良辰美景撥動心底最美最純的那根弦,如美妙的音律翩翩而至。而此時的我,就像這高掛的月兒,皎潔而嫵媚;又如那漫天的星光閃閃發亮;亦如那纏綿的風悠悠脈脈。伴著星月交合的月光,泛起絲絲懷戀,汩汩朝夕猶如一根牽動的弦,扯動著我那根敏感的神經,纏綿在心裏的那根浪漫與思念,令人欲罷不能,想著心事想著天涯咫尺的你,任思緒在記憶裏倘徉......

習慣了在無人的夜裏,靜聽你的心聲,撲捉你的足跡,傾聽你的脈搏。也許,在這寂靜的深夜裏,同樣用文字細數著我對你的思念,所有的刻骨無需表白,所有的銘心也無需言語,只因我的心事已盈握一份美麗繞指成柔,訴說著無盡的愛戀與歡顏。此時,只想著譜一曲心與心的對望,靈魂與靈魂的交合,讓所有的牽念與紅豆都化為美麗雕刻成永恒,芬芳無限!

翻開昨天的記憶,我依然清晰的看見你在最初的相識的起點對我微笑,我喜歡看你那美麗的笑臉,仿佛春天裏的陽光給我充實的溫暖。愛你如一股甘泉,不斷的流進我那幹凅的心田。愛你是一種享受,甜甜的,如同含在嘴裏的一塊巧克力,讓人回味無窮。

“生死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一種古老而堅定的承諾,是浪漫而美麗的傳說。執手千山萬水驟然縮短,執手恩怨情仇悠然消散,執手淚眼不忍相看,執手相思,相思難眠。執手之時,冷暖兩心知;執手之時,悲喜兩望。無奈的是分手時的淒絕和無奈。

如果可以,我願牽著你的手,一同走出喧囂,在時光深處,品味幸福,品味人生,我的人生路上因為有你,再也不會覺得孤單和寂寞,生命裏因為有了你的存在,而變得豐盈美麗;如果可以,我願牽你的手,漫步海灘,沐浴陽光,看日出日落,看潮漲潮落,看排浪生聲聲,看海天一色,感受海的靜謐與溫情,感受海的博大與洶湧,心,在此時,與海同藍,情,在此時,與天同寬;如果可以,我願與你背靠背坐在地毯上,聽聽音樂,聊聊願望,你希望我越來越溫柔,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如果可以,我願牽著你的手,無論是在風雨飄搖的黃昏,還是風和日麗的清晨,我都願意和你定格成一道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