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度分離,不解憂人情。依然要走,這是上帝的安排,讓我們都可以好好的冷靜下,我們都還有時間。也許我因該學會動心不動情。認真就真的輸了嗎?至少現在對我。是的,是這樣的,我輸的好徹底,連最後的一點尊嚴都沒有了。文科男就是這么的杯具。悲劇到了沒有一個茶幾可以承載他。

要開始改變, 不是說世界上還是好人多嗎?呵呵,已經學會了如何去面對孤獨。學會了如何在一個地方跌倒了爬起來的人還是怕面前的喜馬拉雅山的巍峨嗎?不會了啊。是的呢。說話都帶上了這種口音。潛移默化的湖南化了。骨子裏的驕傲開始被打磨。直到開始做一個八面琳瓏的人。

是真的嗎?我快要回去了呢,離開時到現在都已經過了這么久,沒有什么可以帶回去的,難道用錢買來的才會讓人有回憶嗎?那樣的話把全世界買給你夠不夠呢?這樣做的是不是還不夠好,難道還想要銀河系?我不是凹凸曼,給不了那么多。我是沒有那么大的本事帶回去一個湖南妹子給你檢閱。

開始沒有勇氣了呢。回去要怎樣呢。 家裏人都在計算著回家的小時數,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時間表。你還好嗎?

你是我留念裏歎不完的離騷,是我記憶裏彩霞裏的那一抹深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