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風吹散的,永遠是陰霾裏的飄去的塵埃,零落漸疏,心事難消除,一片癡情你不知,過往琳琅,惆悵你紅顏,隱瞞我憔悴,似風曲轉,輕載無聲別離,憑風吹,寂寞吟。怎奈傷勢難思,醉裏念初,空譜淺唱,踏浪逐風皆曾經,滄桑飲醉夢裏人,筆墨揮毫,傷之漣漪。

稀稀疏疏,念念幾何。數不盡的年華,抓不住的浮生,我們,總是承擔著太多人生中的風風雨雨,在流年匿藏的歲月裏,難以言說的遺憾,或許;紛擾的思緒,總是在風雨兼程中,背負著記憶的包袱,匍匐在充滿光明的亮角處,追逐渴望裏的終點。

過往追風,何處落花。誰家年華斑駁如畫,誰家繁華碎落吟唱?所有的素箋,淡墨勾留,那些心酸繚繞的夢幻色彩,在寂寞的纏綿裏,空前絕後,醉生夢死。終不知;我是多么的想把故事藏在心底,給過往飄零的記憶,安一個寧靜的家,可心事黯然悲慟,任由孤單的腳步,走歲月最急的風景。

幾度回眸,望斷不斷塵世雲煙。記憶裏的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美好,偏執在孤單裏的,往往是亂筆寫下的夢影無形,把那些絢麗的色彩,勾勒成過往的繽紛,落寞總是讓悲傷圍城,走不出的國度,在歲月匆促的節奏中,上演了一場如風的吟唱。